专业六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41|回复: 2
收起左侧

[读书·雅趣] 大师王云五是怎样读书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4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封面邮票上的人物叫做王云五(1888—1979),他只有小学毕业的学历,却在青年时期即担任大学教授;他一生前后主持商务印书馆达四十年之久;抗战时期,他作为“社会贤达”参政,1946年起历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长、行政院副院长、财政部长,在台湾辞去官职后,重新将主要精力投入文化教育事业;在台湾,他有“博士之父”的誉称,但直到1969年获韩国建国大学名誉法学博士学位,他才算有了“文凭”。



今天7月9日是王云五诞辰一百二十八周年,我们很好奇,这位自学成才的大师王云五是如何读书的呢?




文/王云五

在讨论读书的方法以前,我们可不要忘却所读的书因其性质的不同,也有分别采取不同方法之必要。通常把所读的书分为精读、略读两种。我以为这还不能概括人们所读书籍的全范围。依我的见解,似可分为四种:(一)闲读;(二)精读;(三)略读或速读;(四)摘读。兹各别说明如下:



(一)闲读

闲读是指为消遣而读书。英国文豪兰姆曾说过:“人生的笑,是与灯火同时起的。”其意是说无所用心的闲谈,是以晚上为最适宜的时间;然而藉灯火助兴的闲谈,必须有可与闲谈之人,而此种人或未必随时可以获得;于是灯下把卷闲读,倒可随心所欲,远较闲谈为便利。

这样的闲读,在我国可以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里所称“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为注脚。这样读书,完全出于消遣,目无讲求读书方法的必要。另一种闲读,则如美国的老罗斯福总统公余辄阅读侦探小说。据他说,由此种小说之巧妙的作者,故有疑局,使读者在一页一页的读下去时,对于谁是真正的罪犯,不免因好奇而作种种的臆测,致把日常萦怀的政务暂置脑后,而获得短时间的休息。

(二)指读

这是指要精细阅读的书而言,宋朱熹说:“大抵所读经史,切要反复精详,方能渐见旨趣。诵之宜舒缓不迫,字字分明。更需端庄正坐,如对圣贤,则心定而义理易究,不可贪多务广,涉猎卤莽,看过了便谓已通。小有疑问,即便思索,思索不通,即置小册子逐日抄记,以时省阅,俟归日逐一会理。切不可含糊护短,耻于咨问,而终身受此黯暗以自欺也。”此语可为这一类书写照。英国哲学家培根也曾说:“有些书可以囫囵吞下,有些书却要细嚼慢吞。”这里所谓细嚼慢吞者,也就是这一类书。

(三)违读

这便是培根所称“可以囫囵吞下”的书。精读的长处固可使读者彻底领会书的内容与含义,而其短处则使人不能多读,而有陷于寡陋之虞。因此,善于读书之人,应按书籍之性质与其对所研究题目关系之轻重,而分别为精读与速读。属于速读的范围者,只要得一书之大意;故如有可能,尽管用一目十行之方法而读之。其有精读之必要者,当然不宜速读,致陷于“欲速则不达”之弊。因此,何者宜速读,何者宜精读,其区别不仅在性质方面,而且同一书亦可因不同之读者与其各别之目的而异。

(四)摘读

此指不仅无需精读,甚至无需迅速读全部的书而言。此类书尽可摘读其中之若干部分。要行摘读的方法,大抵该书的导言或序文足以觇全书的梗概者不可不读,其次便是阅看目录或细目,以决定某章某节当读,最后并参看索引,检得某节或某段当读。


王云五行书《木兰辞》

上述四种书籍确定后,除闲读一种无需研讨读书方法外,其他三种皆有赖于读书方法之善用。现在我把读书方法归纳为十四项:(一)立志;(二)奠基;(三)选题;(四)循序;(五)明体;(六)提纲;(七)析疑;(八)比较;(九)专志;(十)旁参;(十一)耐苦;(十二)持恒;(十三)钩元;(十四)备忘;并逐项说明如下:

(一)立志

任何事必须立志,始能有成,读书岂能例外?曾国藩曾论读书之当立志,其言回:“苟能发愤读书,则家塾可读书,即旷野之地、热闹之场亦可读书;负薪牧豕,均无不可读书。苟不能发愤自立,则家塾不宜读书,即清净之乡、神仙之境皆不能读书。何必择地?何必择时?但自问立志之真不真耳1这只是说立志的效用,但立志读书的动机如何而起,曾氏还没有举述。然而旧日的读书人,上焉者不是以圣贤自期,便是以天下为己任;下焉者辄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为鹄的,而借以激励自己。像这样高的太高,低的太低,都不是一般读书人能够或应该作为立志读书之动机的。我以为读书之动机应以充实人生为主。盖书籍为学问的宝藏,先民努力的成果与时贤研究的结晶,均藉此而保存,而流布。读书便是利用此种宝藏,并由此而促进读者自己思考与努力之成就,凡此对于人生皆有充实之效用。我们试一回溯,古人之生活确较吾人今日所享用者远为简陋,其偶有发明或发见足以改进生活者,大都作始也简,如果没有书籍为之流传于后世,使后人就其已获得的成就,陆续有更进步的发明与发见,则任何发明与发见皆将及身而消灭,既未能流传光大,更无法行远推进。因此,读书者如立志藉此以充实人生,则小之对己身,大之对社会与国家世界,皆无不适用。以视上述立志太高则蹈于空虚,太低则论于卑下者,当更能切合实际也。

(二)奠基

建筑须奠基础,读书何莫不然?读书的基础,第一项是语文;第二项是各该科书籍的基本学科。语文是读书之必要工具,其中包括识字、辨名与文法三事。关于识字,则我国《康熙字典》所载之单字多至四万余,而宋代的《集韵》更多至五万余,其中绝大多数不常用;而常用之单字,在中等以下之读物中不过四千余,在大学程度的普通读物中不过七千余。现在排印书籍的全副铅字,所含单字不过八千余。至 于读国学的古籍,则间有一些为普通刊物不常用之字,充其量亦不过千余。好在我国文字,以形声字居大多数,许多这类的字,在速读的书籍,都不妨由此而推知其大意,惟精读之书却是一字都不应苟且,而有详加考究之必要,故要读应精读的古书时,多识字也是一个重要基础,遇有不识之字,字典之利用是不可少的。因此,阅读便不免迟缓。关于辨名者,则宫室、服制、草木、鱼虫等,古今异名,对于读古书者,如采精读,均有考辨之必要。《尔雅》一书之所以列入十三经,亦即以读经须能辨名之故。关于文法者,则古今文法亦有不同,精读古书者尤有研究古文法之必要。《困学纪闻》称:“东坡得文法于《檀弓》,后山得文法于《伯夷传》。”盖谓从若干篇古文中精究其文法文体与结构,即由此而可推及其他也。此外还有修习外国文而阅读其书报者,由于中外句法之不同,欲能了解其意义者,必须注重文法与析句,否则对于长至数十字以上之句。仅就字面译解,难免要生错误,且法律条文等一句之长往往有达数百字者,更易误会。近人往往过分重视直接教学法,而以为文法不足重者;不知直接法纵有助于会话,然西人以其本国语言会话,其直接殆无以复加矣,但如不习文法与析句,仍不免误解长句。况我国人岂可因直接法便利会话,遂谓可以轻视文法乎?

关于读书准备之基本学科,则随所读书之门类而异。举例言之,则研究心理学,须有生理学、神经学与统计学为基础;研究社会学,须有生物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地理学为基础;研究政治学,须有历史、地理、经济学、社会学为基础;研究法律学,须有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为基础;研究统计学,须有高等数学为基础;研究生物学,须有化学、物理学、数学、地质学、地理学为基础;研究历史,须有政治学、社会学、地理学为基础;研究医学,须有生理学、心理学、化学为基矗如果基础没有奠立,而违然进读各主科的书籍,自不免有事倍功半之虞。

(三)选题

选题包括选择问题与书籍两项。读书要能提高兴趣,莫如集中一个问题以从事研究。有人说,这是专家的事,或非中等以下程度之人所能为。我以为问题有深浅难易之别,专家有专门的问题,中等以下的程度者亦有浅易的问题,甚至同一问题往往亦可有深浅不同的解答。一个人如能在一个时期内集中研究一个问题,以谋解答,则除藉观察实验或访问以外,定必从书报杂志上搜集种种有关资料;这样一来,他的阅读书籍总是有所为而为之,除与闲读者无关外,对于精读、速读与摘读三种书籍势必遍尝。大抵先从书目上检寻相关的书志,检得认为当读之书志后,往往先从事摘读;如发现全书值得速读,则利用速读;如认为有精读之必要,便实行精读。阅读时,如发现有可供解答所研究问题的资料,定必欢喜万分 ;若证明无可取材,则将如饥思食、渴思饮,另行穷搜其他的资料。这样的习惯,经过几次的培养,渐 渐成为自然,则毕生对于读书选材自必饶有兴趣。至已具有确定之目标,然后选择当读之书;则除利用 分类法与图书提要外。最好能于各该科的学术流别与各该书的作者立场如其梗概。此事当于读书方法之 第五项明体下论述之,兹不赘。

(四)循序

宋朱熹说:“杂然进之而不由其序,譬如以枵然之腹,人酒食之肆,见其肥羹大截,饼饵脍脯,杂然于前,遂欲左拿右攫,尽纳于口,快嚼而亟吞之,岂不撑肠拄腹,而果然一饱哉!然未尝一知其味,则不 知向之所食者果何物也。”此指读书不循序而求速之弊。此与《论语》所谓“欲速则不达”,孟子所谓 “其进锐者其退速”同一道理。今世界任何事皆重计划,有计划则可循序进行,有条不紊,表面似缓进 ,实际则系稳过。读书亦如是也。元程瑞礼有读书分年日程,本朱子读书法而推广之,并订定每年月日 读书程限。虽今昔读书性质范围不同,而其意固足师也。

(五)明体

读一书须先明其大体。书的大体包括:(一)学术流别,(二)作者立场,(三)时代背景。所谓学术 流别,例如读中国的经书,首须知道其有今文与古文两派,故读十三经注流所收之《尚书正义》,因系 古文传本,不少学者谓为伪本。明乎此,便须兼读汉伏胜所传之今文《尚书大传》,以资比较。所谓作 者立场,则如经济学书籍有特予区别之必要,例如亚当·斯密之《国富论》,其中理论乃自资本主义之 立场发挥,而马克思的《资本论》,则以社会主义者之立场而论列。所谓时代背景,例如美人凯雷之地 租学说甚著名,但凯氏生息之时代,美国人少地多,其学说固甚合当时事实。但时至今日,地少人多, 则其理论已失去时代性了。关于经济问题,学者主张不一,甚难有一致的结论,故读经济学之著作,不 宜盲从一家的结论,而须旁征博采,互为比较,庶可获一公允之结论。此与数学之具有一定的公理者遇 不相同,此又与明体有关者也。
 楼主| 发表于 2020-8-16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云五是一个传奇。



他于1888年出生于上海,广东香山人士,家境贫寒,自幼体弱多病,并且没有受过系统教育。十一岁时才入私塾,因家庭变故几进几出,断断续续读了五年,自此就再也没入过学校读书,但不论在校还是休学期间一直勤勉自学不辍。到了十七岁时他就因在一所英文学校因学业拔尖而被该校的英国教师提携为助教,并得以翻读该老师私藏的上千册英文典籍,眼界大开。十八岁时在另一家英文学校“益智书室”任唯一的正职教师,同时给一百多位学生教授英文和数学。数月后又赴“中国公学”任教,学生中就有胡适。胡适在《四十自述》中写道:



我在中国公学两年,受姚康侯和王云五两先生的影响很大,他们都最注重文法上的分析,所以我那时虽不大能说英国话,却喜欢分析文法的结构,尤其喜欢拿中国文法来做比较。



到24岁时,王云五又分别受孙中山和蔡元培邀请,任总统府秘书及教育司科长等职,又兼任大学教授。后进入商务印书馆,任编译所所长、总经理等职,在商务印书馆耕耘四十年,编辑出版《万有文库》等大量影响巨大的图书,主编《王云五大字典》,发明四角号码检字法等,对中华文化事业的发展可谓居功至伟。1979年病逝于台北,享年91岁。



没有学历文凭、只在学校零星读了几年书,却成了一代大家,著作等身,成就卓著,桃李满天下,王云五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呢?在他八十多年的读书生涯中,又到底用了什么样不同寻常的读书法门呢?对此,我专门做了一番探究,并初步总结出了王云五成才中最重要的四个方面:



一、坚持自主和顽强的自学



王云五先生特别主张学习要有自发主动的动机,要有强烈的求知欲望。他说一个人自学的动机不外乎两种,一是求知欲,二是“由不能顺利发展求知欲的反应”。人天生就有求知欲,小孩子都喜欢问十万个为什么,可是随着年岁见长,求知欲往往越来越式微,这其中和老师的作为颇有关系。王云五先生认为,小学或者中学的教师,如果对学生期望过严、逼迫过紧,则会把学生的求知欲压制住,让学生以为学习不是内心所系的乐趣,而只是满足外界强力的要求。所以学校教育,如果处理不当,就会起到压制学习兴趣的反作用。这番见解,和当代心理学的观点颇为一致,即强调“内在动机”是驱动人持续努力的第一要素,而非“外部动机”。



王云五先生认为学习贵在自主笃行,作为教师也需明确此点。他说:



教育之道有如领导儿童走一条新路,尤其曲折崎岖的路径。如果每次走这条路都由领导者在前走,或由领导者与儿童并肩而行,使儿童亦步亦趋,那就虽经多次的领导,一旦失却领导恐仍不易认识路径。反之在领导了一次以后,即时儿童在前走,领导者尾随于后,到了三叉路口,让儿童就其记忆与常识自行抉择,如有错误始予矫正……



也就是说,大胆让学习者自行往前走,教师只做初期的导引和一旁的指正,在王云五先生看来是最合理不过的教育路径了。例如他他主张从小学高年级开始,就可以让学生就某一主题开始研究性的阅读,这个主题可以是老师帮忙拟定也可以自选,而主题确定以后,之后的搜集、查阅、研读资料的工作,均应由学生自行完成,这才能使学生体会到读书之乐趣,知识和能力的增长也最为快速。



王云五先生读书特别顽强,少年时读私塾,因家庭变故,最长连续读了不到一年半,短的只有七八个月,期间均相隔半年以上,但每次休学与续学之间,他都功力大进,盖因抓住一切时间自行读书的缘故。这种经历也磨练了他的意志,奠定了他一生得以大成的精神根基。所以他在《八十自述》的序言中写道:“从小藉苦斗而养成之习惯,对任何挫折,悉视同命运予我之试验,而以解决难题为无上之自我报酬。职是之故,任何逆境不足以陷我以消极,转因‘听之于天’与‘求其在我’之两种观念,往往峰回路转,别入新境。”                                                         

王云五先生的勤勉以及对书的痴迷让人叹服,他数十年来保持始终如一的生活习惯,每天晚上八九点入睡,凌晨四五点钟起床即投入工作或阅读。并且即便工作再繁忙,他也要每天抽出至少四小时来读书,雷打不动。他说:“一个人只要志愿读书,断没有腾不出时间的。”除了时间上的投入外,王云五先生读书不仅不喜走捷径,而且还偏偏往难处走,比如他自学数学时,对数学教材上所列的题目,特意不去读其解题过程,而是一定要自行演算解答,得出结果后再与书上结果比对,如果自己算错了也不立即查看书上所列步骤,而是旋即重新演算,直到正确为止。这也是王云五修学过程中一直秉持的原则:“凡事非经过自己最大的努力,是不应遽行借助于外力的。”



由此可见,王云五先生是以多么专注、严谨和迫切的精神投入学习之中,这种精神是他一切成就的前提,其通过长期试错所摸索出来的读书方法也是以此为基础才有施展的可能。





二、力求精确



王云五先生认为,读书的方法因书本身的性质不同而有所不同。总体来看,读书的方式可分为四种,分别为:闲读、精度、略读和摘读。其中闲读是出于消遣的阅读,例如一般人读小说即以闲读的方式即可;精读即指反复、精细的阅读,通常指对经典名著以及其它特别有价值的作品的阅读;略读即快速阅读,对一般价值的书,快速读过以了解大概或采摘到知识要点即可,一目十行、囫囵吞枣皆可;摘读是指,有些书只有其中某些部分对自己有用,那就只挑那部分读就可以了。



王云五先生用力最深的当然在精读上。他认为凡精读必须做两件事,一是勤查字典词典,二是编制卡片。其中前者尤显其对“精确性”的注重。他认为,中国字多形声字,这虽然便利了辨识新字,但也造成了对部分新字的误认,猜错读音和字义的情况时有发生,如果不勤查字典,那么学习者就会一直保留着这些错误无法校正,从长期来看是学习之大患。对于词的理解也是如此,如果对于一些新词只是通过组成字的字义来猜测,望文生义,也会发生误解。所以他提倡:“对于精读的书,为彻底了解其所含蓄的意义与理想,首须对于每一字每一词均有确切的认识。”



勤查字典的做法,恐怕多数人是不乐意的。因为查字典耗时耗力,降低了阅读的速度,增加了学习的负重。可是王云五先生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查字典不仅不是“减速”,还是“加速”。因为一个生字或是生词,总不免会见到多次,如果第一次遇见就查字典而确认其含义,那么之后遇见时就不必再起疑惑,径直读下去就可以了,所以总体来看是节约了时间的。而如果一个人懒于查字典,那么每次都把疑惑保留下来,或者把错误的理解继承下来,那么长期下来,读书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如果从现代“信息论”的角度来理解王云五先生所力求的“精确”,那么更可见其合理之处。若把人当作一个信息处理器,那么当外界的信息输入进来时,总是有一部分是有价值的“信号”,另一部分是造成干扰的“噪声”,所以要特别注意材料的选择。而在我们接收和处理信息时也会发生差错,形成新的噪声,如果噪声没有被有效鉴别,那么就会保留在头脑中。但人的知识系统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复杂网络,如果错的东西被当成对的,那么以这一错的视角去看其他东西,就会变化成成新的错误,引起新的噪声。这么一来,旧的误解引发新的误解,旧的噪声激起新的噪声,形成连锁反应,那么一个人治学的大厦就摇摇欲坠了。



所以王云五强调在疑惑甫一出现时就查证权威资料,便是堵在了源头,在噪音进入头脑的关口上及时加一道安检仪。这样便可保头脑中知识的清楚无误,为长期的读书积累扎实奠基。





三、善作比较



比较式的读书法是王云五先生治学的一大利器。他认为“比较”是科学方法中之一种,并可与其他科学方法并用:“就相似与相异诸点作观察,并辅以分析与综合,实为获取任何一种知识的初步”。可一般人读书,并不大懂得比较,因为想来也是,一本书就是一本书的样子,每本书都不一样,哪来的比较呢?可是王云五先生却不这么认为,几乎学每样东西,他都能找到比较的方法。



比如读古书时,由于很多古书常常有多个版本,所以他就会把多个版本找来比对阅读,阅读史书时更是不仅读正史,还将稗史、野史、笔记及其他私家著述全部搜集而来以作比较;而在学习自然科学类的科目时,他会就同一科目找来两种相同程度的课本,相互参照阅读,而在演算做题时,他会把自己的解题方法与书上所列的方法进行比较,以分析何种更为先进;阅读英文社科名著时,他会找来上佳的中译本来对比阅读,这样既加深了对英文原著的理解,对中文的运用之妙也有更深的体会;若是阅读法文或德文的名著时,他又会找来对应的英译本来作比较,这样对法文和德文的学习就会快速很多,比如他学法文时从略微可读法文开始,就以这种方法去读雨果的法文原著,提升很快。



王云五先生更令人叫绝的比较读书法,是用来回翻译的方法来学习写作。且看他的自述:



我读外国文名著时,认为某一段有精读而仿作之必要者,于熟读数次以后,往往将该段文字译为中文,经过了一星期左右,则就所译中文重译英文,译时绝对不阅英文原文,译毕始与原文比对,于文法有错误者即查照原文修正,于文法无误而用字遣辞不如原文精练者亦参酌修正。这样一来,我对于英文作文便无异获得一位无形的优良教师。



这个过程有两次翻译的动作,先是将英文名著中的精选段落翻译成中文,然后又回过头来,将自己译的中文又译成英文,这样就有了可资比较的 A、B 两个文本,然后通过比较就可以非常有针对性地发现自己写作中的不足。



王云五先生的这个方法也与当代学习心理学中的主流观点颇为契合。当代学习心理学认为,学习提升的最好方法是做相当难度的练习,并从练习中获得高价值的反馈。但是一个人练投篮,进或者不进,总是有立即和明确的反馈的,但是写作的练习,却无简单的标准可寻,若身边无高人手把手传授,那么你写得好还是不好,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你又如何得知呢?而这个来回翻译的方法,以经典的英文作品为范本,同时又能摆脱对英文原文的记忆(搁置一星期)而仅凭自己身手创作,因为既保证了练习的难度,又能得到高质量的反馈,可谓绝妙的设计。





四、重视体系和结构



除了比较的方法之外,王云五先生读书的另一个过人之处,是特别注意书本的体系和结构,这一点有多个层面的意思。



一是了解一个领域中知识材料的分布,具体说,就是学习“目录学”。王云五先生谈自己学习国学的经验,首先用到的是“高处俯瞰”的方法,他打比方说,“任何人到了一个新地方,最好先乘飞机,在这新地方的空中环游俯视,如此则整个城市或区域,好似一幅福大的地图展现于眼前”,这比“诸日在大街小巷散步”也好得多。而目录学正好则给了他这幅地图。他研习国学,就是从目录学入学,参考诸如张之洞的《书目答问》来进行阅读。后来,他创建东方图书馆,把中文图书也按照西方的编目方法进行分类整理,统一了中文图书分类法,也是他循着这一理路,所践行的对中华文化的贡献。



二是指需了解书的背景知识,王云五先生称之为“明体”。“明体”包括三个方面:该书所属的学术流派,作者的立场以及成书的时代背景。通过了解这些书后的背景知识,可以帮我们从整体上去把握书的脉络。



三是指明确书中的内容结构。他在阅读自然科学类书籍时,会边读边做笔记。并且这个笔记的形式是比较特殊的:表格。通过表格,将书内的大量信息结构化和系统化,还起到了纲举目张的作用。书读完的同时表格也就做完,于是全书的知识就都呈现在表格这个系统里面了。



不仅如此,王云五先生还强调阅读书后所附的索引。一本书的索引,通常是对书中所提及的重要概念、理论、人物、事件等按序列出,并注明每个词条在书中出现的多处不同的页码。这样一来,读者要了解书中某个特定的事项,只要查到该词条然后跳至相关页面即可。而王云五先生善于利用索引,是因为深得索引的好处:“对于同一标题的资料散见于本书各章各节者,读时,特别是读得太快时,往往没有把它们连贯起来,而翻阅索引后,不仅可以加强记忆,且有助于融会贯通”。我的理解,一本书的目录本就是书内知识的一种组织方式,但是知识的组织不是唯一的,索引则提供了另一种组织方式,两者的区别是,目录是线性结构,比较刻板,而索引的结构更能反应知识点的分散分布。一个学习者如果能同时从目录和索引两个体系入手来读同一本书,那么对书中内容的掌握必然是更为扎实和全面。



四是指建立自己的知识体系。对此,王云五先生特别提倡制作卡片。他所说的精读的两个必要功夫,之一就是制作卡片。他说:



我平时读书所得要点,辄就其原有标题或自拟标题,一分记于小卡片上,附注书名与其所见页数。这些卡片各按标题的顺序排列,如此则许多书籍中同样标题的资料,都借卡片的作用而连串起来。以后随时有需参考,只须一检卡片,则凡经涉猎过的资料毫无遗漏。日积月累,这卡片多至数万张,无异构成一种最完备而切于实用的百科全书了。



上面这段文字其实包括了两个过程:首先是把书中的内容加以“碎片化”,将书之整体打碎,变成一则则的知识碎片,列于卡片的载体之上;其次是将碎片“重组”,通过合并、分类、组合,将卡片按特定的顺序组织起来,这样便架起了个人的知识系统。制作卡片这一碎片化的过程是组建个人知识体系的前提,如果不首先做碎片化处理,那么你看过的每本书,都有各自独立的体系,是无法融汇在一起的。很多人读书喜欢做思维导图来总括全书,可是思维导图所呈现的也是这本书自身的一个体系,不同书的思维导图仍旧是相互独立的,你仍然无法组建一个自己的知识系统。而王云五先生提倡的卡片法,才是更有价值的方法。





越是翻阅王云五先生的著述,我的憧憬之情便愈增一分。先生的治学极勤勉、极严谨、极扎实、极广博,当是后学勉力效仿的典范,只可惜当代青年中对先生了解不多,所以我不揣冒昧,以先生自述为蓝本,写出这篇总结文章,希望对大家有所触动、有所鞭策、有所启迪。





延伸阅读:

1.《王云五全集(全20册)》,九州出版社。

2.《王雲五先生全集(全20册)》,臺灣商務印書館。

3.《我怎样读书——王云五对青年谈求学与生活》,辽宁教育出版社。



(题图为本人摄于浙江图书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6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云五《我的读书方法》
王云五  潍坊初中数学  1周前
王云五(1888年7月9日~1979年8月14日),名鸿桢、字日祥、号岫庐,现代出版家、商务印书馆总经理。出生于上海。广东香山(今中山)人,祖籍南朗王屋村。1907年春任振群学社社长。1909年任闸北留美预备学堂教务长,1912年底任北京英文《民主报》主编及北京大学、国民大学、中国公学大学部等英语教授。1921年,由胡适推荐到商务编译所工作。编著了《王云五大词典》《王云五小词典》。王云五开办并复兴东方图书馆,编写出版了大量的古典、中外名著和教科书辞典等。为我国近代文化教育事业作出了大量贡献,2013年《王云五全集》出版。





我们为什么要读书呢?为什么大家都要读书呢?读书的原因大概有三种:第一是强迫读书。有许多人并不知道读书的原因,不过被父兄强迫去读书。这种现象大家一致承认是不好的。第二是有目的的读书。譬如自己将来想做什么事,便读什么书,但这样的读书是否最好?不是最好的。有的家里有钱,不知做事,那末,这样说来就可以不读书了。只有那穷困的人要读书,为着他们非做事不可。所以这是不对的。第三是为读书而读书。为读书而读书究竟有什么好处呢?这是为着兴趣,读书最好是从养兴趣起,这样,书一定读得好。譬如看电影一样,看起来十分觉得有兴趣。

现在且说一说我个人的小经验。我生来就有一种豪气,否则便不能读书。我到过美国、德国,但他们的有声电影我却没有去看过,什么大音乐院、大戏院我也从来没有到过,因为我的兴味不在这里。这是我的短处,但也有长处。不过我很快乐,因为家里也有些藏书,但我觉得无论什么事再没有比读书那样快乐的了。读书好比和名人对谈,只要有一卷在手,我不但可以和安迭生 、爱因斯坦那些活人对谈,而且也可以和牛顿等死人对谈,无论哪一国的人,我都可以和他对谈,这实在是难得的机会。但梅兰芳、谭鑫培那些人,我却没有和他们对谈过。专门发展一方面自然也太偏,所以我也不反对看有声电影,因为这是另一种兴趣。但是有一件事我们不要忘记,就是读书要有方法,要有鼓动兴趣的方法,我们要养成读书的乐趣。

在未讲到读书的方法以前,我先要说到读书的两种难关:第一是关于时间方面,第二是关于经济方面。我们要读书,必须先打破这两重难关。



先说到读书的时间问题。学生很有福气,很快乐,日夜可以读书;至于学徒,一天到夜要做事,只有抽出工夫来读书,所以一个学生应该尽量享受这幸福,因为他读书的时间多得很。我有一种长处,就是能读书,所以虽则我没有进过学校,却也当过大学教授,我以为一个人只要肯读书,时间是没有问题的,一天能有八小时十小时的读书时间就够了。读书不是一种紧张的工作,不是一天到晚不停的。一天有二十四小时除了睡眠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之外,还剩下八小时,这是很好的读书时间,就是打一对折,也有四小时。打一个七五折,也有六小时。学生一天要上几点钟课呢?有时一天上六小时的课,最多的时候有八小时,比仅有四小时读书时间的人幸福自然要加上一倍,但人家四年可以毕业,我不妨八年毕业;如果我每天能有六小时的读书时间,我的毕业期限也可以减少一些,所以时间是不成问题的。不怕没有时间,只怕没有读书的志气。我这次出国,到过八九国,先到日本,国外留学生叫我演讲,我第一句就说:我向来未出门一步。有的人虽然没有到过城里,但城里的事务也知道不少。这就是因为他读过书。日本人很欢喜读书,我们对于日本人读书的精神要学他。我们天天喊着打倒帝国主义,只是因为我们恨他,但中国能不能给他恨呢?前次我在日本时受着一种很大的感触,因为日本人很欢喜读书。我跑进一家旅馆,看见一个日本小孩子,年约十二三岁,左手开门,右手拿着书在读,他读的并不是《西游记》或是其他爱情小说之类,却都是关于少年自然科学、社会问题这一类规规矩矩的书。我并不是反对看小说,而且像那样枯燥无味的书本是不应该给年青的人看的。日本全国人民都能读书,就是下女也是如此。美国就不行了。美国有很多图书馆,但美国人却不大享受图书馆,只是摆样子。我这次在美国时,我天天往北美图书馆看书,吃饭也在那里。总之,我们不要怕没有时间读书,我们要尽量享福,有一半时间也好,有四分之三的时间也好。时间是不成问题的。



第二种难关,是关于读书的经济问题的。现在读书不如从前,读书的负担很重,这是就一般的读者而言,并不是专指学生。中国图书馆不多,对于这一点我很担忧。为便利读书起见,我们要多创造图书馆。我之所以办“万有文库”,就是因为我想到从前失学之苦,而欲救济一般失学的青年。上海的图书馆更是缺少,这也是一个问题,而且现在书价也并不便宜。我们要把读书当作吃饭,不读书也是饿,不过这饿是看不见的。能努力就不会饿,我们不要饿着脑筋。我们每个月若能省下两块钱去买书,我想也不是怎样的难事。衣服可以少穿一些,我们不妨以步代车,这样,车费可以省去,而且对于身体也有好处;所以经济也不成问题。一个月省下两元,就是衣服饭食各省下一元,坐车的钱省下半元,能省下三元更好,一块钱可以买三百面的书本,这样一个月就可以读四十八万字的书。我幼时苦无此福,只在学校里念过几个月的书。我每日饭时由学校回家,所以我每饭吃得很快,三分钟、二分钟,就吃完了,吃了饭便到学校里去。人家说饭吃得快要不消化,我却很容易消化,有一次母亲说我吃了饭就走路,不大好,于是她给我几个铜板,说到了学校在休息时买一点东西吃。我的胃口本来很好,可是我不想买点吃的,只想积钱买书。少吃并不见得会弄坏身体,到现在我的身体还是很好,可以在讲台上接连说三小时的话。精神是越用越好的,刀是越磨越快的。少吃不会弄坏身体,我一星期中倒有三四天不吃早饭。但身体是很好,而且还可以省下钱来买书。

难关是过了,每天可以有六小时读书的时间,每个月可以省下三块钱买书,这样一年便可以读六百万字的书,所谓小数怕长算,这句话,真是不错!我于读书并没有什么法宝,这不过是我凭着个人经验所得,随便谈谈的家常话罢了。

现在要讲到读书的方法。我们知道做文章的方法,是多读多做,和多看,这些方法也可以应用到读书上去,不过我再加上一个,就是多想。因为只管多读多做和多看,还是不成功的。但我这些话实在不过也是老生常谈罢了。

先说到多想。呆读书是书呆子干的事,孟子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句话委实不错。好奇,怀疑,是读书的好方法,怀疑并不是说对于任何事都要怀疑,乃是说脑子要多想。一个人没有幻想并不能有所发的;我常常有着一种幻想,我发明“四角号码检字法”就是这幻想的结果。现在打电报要从字译成号码,找字很费时,有的难字,又找不出,这很麻烦。若是把文字统统编成号码,每个字都有一个号码,那末就有四万个号码,比电码要多。这许多号码究竟从什么地方得来呢?有什么记号呢?用部首检字太麻烦,后来我终于想出了一个方法,现在每一个字有一个号码。而且无须强记,每一个号码都可从理性推想出来,只要把字一看就可以想出来,我的小孩子比我还想得快。“四角号码检字法”已经是经过几次的改良,从前的那种方法是老老实实的,呆板的,后给我很多的改良机会,所以现在的方法,要比从前好得多了。我有一次在吃饭时忽然把桌子一拍,同时嘴里喊着:“好了!好了!”因为我想出了号码,以前的那个方法,虽然不好,但没有以前的方法,便没有现在的方法。例如“天”字的号码只要一推想,就知道是20110。好了!号码来了,又譬如,“横”字也只要一推想,就知道其号码是31000。现在的方法确要比从前好。现在“四角号码检字法”用的人有一百多万,就是四万万字都有法子想,这是说明幻想的功用。但光是求幻想而不求方法,也没有用处,《封神榜》里哪吒的风火轮便永远只是风火轮,绝不会变成实在的飞机。所以一个人若要得到正确的思想,仅有一个方法,就是学算学。中国人的通病即没有学这算学的头脑,学文科究竟有什么好处呢?学算学好,学算学能得到正确的思想。中国人有一句话:马马虎虎、大概、差不多。我们要打倒这马马虎虎、大概、差不多,这三位先生,其方法就是用算学。中国不注重算学,这是很坏的现象。现在高中的算学一科最多也不过学到微积分。初中只有混合算学,这从为免除消耗脑力的一个观点上看来自然也很对,其实是知其一不知其二,一般人以为学文学的人,为什么要学算呢?几何代数都用不着,学算学只要能知道一些名称,懂得一点比例和百分数可以应用于商业上就够了。现在只有学工程物理的人才学算学,出版界对于高等算学这方面也不注意,这种现象对于前途是很危险的。我们若是要使思想正确,一加一一定是二,二加二一定是四!那末,独学理工的人要学高等算学,就是学文学的人也要学高等算学了。文艺只能养成幻想,养成永久的幻想而毫无归宿,这样,思想便不能正确。为什么许多人不欢喜研究算学呢?这是因为学别的科学——例如社会科学——可以跳学。算学不能跳,不能激进只能一级一级地上去。现在一般人只知道节省时间,以为只要学应用的算学就够,而不想学其他的算学,这完全抱的功利之义,是不对的。我话说得太多,现在要收束。思想有两种:第一要不怕幻想,譬如四角号码的发明,就是这幻想的结果;第二,要幻想到底,没有算学是不成功的。我没有进过什么学校,我学算学完全自己靠自己,到现在微积分还记得。我一生得之于算学很大。若学算学能使脑力健康,这也是一个脑筋的运动,多学些高等算学绝不会坏脑筋,脑筋不怕坏,只怕失却官能,所以我们要常常训练脑筋。

其次要说一二点关于多读书方面的话。滥读也有好处,譬如一张桌子,因为看得多了,一看就知道是桌子,可以不用想。我以前不敢做文章,但滥读书后,写出来就是文章,读书要明白意义,光是呆读不好。学外国文也是如此,我对于英文写得还好,有人以为我出洋很久,其实以前先生只教过我七八个月晚上的英文,在白天我过的都是学徒生活。然而到现在,即使我不预备也能用英语演讲,这全是自修的结果。从前美国大发明家、大政治家、大文学家富兰克林,他是一个自修的人。他在自传里讲到他幼时的读书方法。他说他在三岁时专替人家做皮鞋、修皮鞋。有一天,有一个人,带着一本宗教的书到他铺子里来,这个小孩子就翻着看了,那个人看见他欢喜读书,很称许他,便把这本书送给他。这个小孩很聪明。他读书的方法是,先把头十面念熟,读到第二十面时就把头十面写出来,没有人改文呢!就把自己当作先生,自己改了一遍。等到读第三十面时,又把自己写出的东西,和原文对照一下,这样,书上的文字就是他的文字了。我从前也学过这方法,也是呆念,若和原文一对,不像,便自己骂自己。这是自己的经验,但这个方法,是从富兰克林那里偷来的。好的东西可以偷来自己用。



第三要多做。多做就是多实行。读书要多做笔记,横竖给自己看,自己修改,也无须怕难为情。多写几回就有进步。有文化就是有习惯,所谓熟能生巧。

第四是多看。多看书也有毛病,这一点是我自己所要忏悔的。随便看看书不但花了许多精神,而且是白费时间,这是多看的坏处。有一个笑话,《大英百科全书》本是一种参考书,而我却把这部书从头至尾地读了一遍,像这样的读书是等于不读书;希望诸君不要走我失败的路。我承认我自己很肯吃苦读书,聪明也有一点,但我虽很聪明用功,而读书的方法都是太笨。假使我读书能有系统,二十余年来专攻一学,那末,像我这样肯用功而又有小聪明的人,一定可以成为一个专家。现在呢,我变了一个“四不像”,只好算是四角号码专门家吧!以往我差不多什么都看,算学、物理、化学,程度都很好,医学、矿学,也都学过,也不知用了多少精神,直学到现在头发白,六十岁了。从前我读书好像绕远路,倘使我能专心做一事,那是多么好呢!

我还要多说几句话。四角号码并不是退步而是进步的,现在总算做成功了,这全赖有毅力。别的我不敢认,但“四角号码专家”我是承认的。我为一件事,花了几年工夫,现在还是继续改良,并未抛弃。希望大家要先认定方针,然后读书。为求其应用而读书,才有好处。若只为着兴趣,自然可以无须定方针,什么都可以学。读书第一要定方针,为学要像金字塔,不要滥看。

有三件事要附带报告一下。第一是图书分类法,第二是“万有文库”,第三是《四角号码标准大字典》。先说图书分类法:现在图书馆还没有把图书分类清楚。杜威把图书分为十大类,以下还有千百小类,如果范围再广一点,还可以再分为多少类。好比我们跳到先施永安等百货公司里面,各种货物分门别类,琳琅满目,这里跑了,又回头跳到那里。求学也是如此,要抱定方针,专攻一学,要打定基础,不要离中心太远。譬如你是学法律的,那末经济、哲学、政治、心理、算学等科学,你都可以学,因为这些科学和法律都很有关系。其次要说到“万有文库”。凡必要读的书都已分别先后,编入“万有文库”内。对于一个普通人要读的书太多,所以读书要经过一番选书工夫。像我这样走了二十年的冤枉路,现醒来已太迟。在“万有文库”里面各国名著一百种,此外还有百科、农业、工商等小丛书。至于索引,这全赖出版业去提倡的。我前次在美国看了一千多本书,只花了十天工夫就看完,因为每本书都有索引。像中国的《二十四史》,真是无从说起:并不是觉得其大,乃是因为没有索引。因此我发明了一种检字法,用“四角号码检字法”去找字典比旧法按照部首去找,要容易得多。有许多人字音念错很多,应该常常去找字典。若用“四角号码检字法”去找字典,找一个字只须二分钟,有的只须几秒钟就够了,这打破了以前的记录。外国字典很容易找,因为有检字法帮找。现在商务印书馆对于索引有着大规模的计划,最近《王云五大辞典》开辟了一个新时代,这部辞典与众不同,注音很正确。其内容颇适合于中学以下的程度,而且也注意到时间和空间,例如光绪某年等于外国纪元哪一年,王阳明先生生于公元哪一年,死于公元哪一年等等,以及人口的统计等都有。

总之,读书一定要学索引。此外,还要尽量利用字典。这是读书的唯一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专业六爻论坛 手机起卦排盘系统

GMT+8, 2021-11-30 07:52 , Processed in 0.046538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